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密宗淫荡神功
密宗淫荡神功

密宗淫荡神功


  达赖漫无目的地在中原闲逛了一年,几十世的阅历使他并不象一个初入尘世的小伙子,他现在才18岁,按身体的年龄。达赖没有吃过烟火之物,全是自己从山林中摘来的水果充饥(因为自己不想去作工干活挣钱)。也没有遇到什么鼎炉,即练功的对象。因为达赖从来不修边幅,满脸胡子(这里可没人伺候他),从来没引起什么美人的注意,加之中原风气保守,自然也没人向一个衣衫破烂,满脸胡子的人表示好感了。好在达赖耐心极好,无事便在山水之间修炼自己的精神能量,吸收天地能量,对中原所谓的繁华城市却不屑一顾。

  一日,达赖正在山顶冥想,吸收天地灵气壮大自己能量,精神的一个触角突然感到一缕杀气,这是自己肉体本体发出的警告,在自己未突破肉体限制之前,可不想再去投胎。于是,精神能象潮水一样,瞬间便返回了自己的身体。当达赖睁开眼睛,便开始探寻危险的源头。达赖的神念思感扫描可是他的专长,思感很快发现在山脚下的密林边上正在发生一场厮杀。达赖对人并不感兴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达赖已快达天人之境,自然对人与动物区分并不太明显。但当他发现厮杀中有女剑客存在时,便有了兴趣。欢喜禅只有改良过的理论,却从来没有实践过(好可怜,几十世都是童身),现在好象机会来了,正好实践自己拟好的深入中原社会的方法。很快,达赖到达了厮杀声的地方,在战场旁边静静地瞧着,看着双方的人手不断减少,却无动于衷,情感没有一点的波动。在达赖的暗中左右下(在几十世的修炼下,达赖对能量操纵登峰造极),最后捕杀双方两败俱伤,只剩下一方的两员女将筋疲力尽,伏在地上喘息。达赖见时机已到,便腾身而出,两位女子只觉眼前如一阵风掠过,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当她们其中之一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在一个光线明亮的山洞内,有一个浑身光溜溜的野人正看着自己。这个野人身体健壮,肌肉结实,肤色呈古铜色,奇怪的是令人看了觉得好看极了,再往下,天啊!一根粗逾手腕,长约手臂的红通通的异物在不断的颤动,异物头象一个碗这么大。

  两名女人其中年长的云英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它想干什么?看这个野人目露红光,自己身为过来人,自然知道是雄性发情的特征。急忙运气,内力所剩无几。

  眼见这个野人向自己身边的怜怜扑过去,可惜的怜怜还在昏睡中。只好奋起剩余的内力一掌向野人的头颅劈去,正中目标,象劈中了铁块一样,手痛得几乎哭出来,这野人的皮肉是什么做的。如何自己连石头都可以劈裂的劈云掌砍到它身上就一点作用都没有,眼看野人连自己看都不看一眼,乱冲乱撞,显然欲火焚身,就要将那个凶器塞入怜怜的小穴里,不行,怜怜还没有过男人,这么大非要了她的小命不可。

  奋起余力,扑了过去,抱住了那个野人的粗腰,一股强烈的却十分好闻的男人气味冲进鼻子,自己的乳房贴在野人强健的背肌上,下腹紧紧贴在野人强壮的臀部,自己的底下不禁湿了,自己多久没作了?好象有一年了吧,自从自己丈夫战死后。该死,自己在这个时候想这些干什么?重要的是要救怜怜。直接伸手下探一把握住了那个该死的凶器,好烫,好粗,自己满把都握不过来,要是插进来,会多舒服。

  野人发出舒服的哼声,好象发现后面这个雌性比较好,便转身将后面这个身材丰满,肤色洁白的女人搂到怀里,好舒服,雪白的奶子顶在自己的胸膛上,象会发射电流一样,电得自己浑身发麻,欢喜禅的功力运行加速。双手下伸,抚摸又白又滑又有弹性的大屁股,自己的鸡巴不禁又大了一点,先插进去再说,使劲将粗壮的鸡巴向女人的两腿间插进去。

  云英见野人性发后,神力无穷,自己的肌肤与野人相贴,产生如触电般的感觉,底下的小穴水更多了。用自己的纤纤玉手握住阴茎的根部,引导它向自己的洞洞钻去。首先是碗大的龟头钻不进去,在洞口磨来磨去,引得自己浑身难受,小穴极痒。好在自己武功修炼多年,尽力将腿分开180度以上,终于渐渐地在自己的引导下,将龟头塞入奇痒的小穴。云英出了一口气,幸亏有自己的手,要不然小穴非开花不可,这个野人看来没什么经验,自己的鸡巴舒服了,便不使劲动了。否则这么大的阳具怎么办?

  随着自己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后摆动,大鸡巴进入小洞越来越深,终于野人与云英间只剩下她的一只手。云英喉间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声,「啊……啊……太粗了……太长了……太大了……顶到子宫了……太爽了……我要死了!」,不到一会儿,由于久未尝到这种销魂滋味,云英坚持不住了,发出长长的一声叫喊,」爽死我了,大鸡巴哥哥!」。头一仰,便昏迷过去了,只听到「卟哧」几声,云英小穴喷水了,却没见流出来,原来阳具太大,喷不出来。

  野人没了云英的操纵,便开始自己发挥了。将云英的小手拿开,将剩余的部分也插入了。达赖在运转欢喜功法,真气运转,当真气运行到自己下面的阳具上时,阳具在那个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小洞内,竟然可以自己转动,象指挥自己的手指一样,随意弯动,颤动,放大,缩小。随着自己身下的女人又被插醒,发现整条大鸡巴都插入了自己的洞洞,才感觉到在昏迷中,那个龟头已经顶开了自己的子宫颈,进入了子宫,甚至那个龟头还在子宫内不断旋转,磨擦,好象还可以拐弯,更给自己带来了强烈之极的刺激。

  没一会儿,云英又喷射了,又在昏迷中在云端飞翔了。达赖在这个女人身上练习了一小会,这个女人死活几次后,喷射了几次凉凉的东西,被自己吸收了,运行全身,对自己好象很有好处。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采补吧,但对自己用处不大,因为自己早就可以从天地灵气中吸收这类东西了。随着自己阳具上快感的累积,好象自己体内也有东西要溢出,这可是若干世没有的体验。自己也能够控制这种快感,但不溢一下,就没有体验,就无法前进了,于是达赖也将自己的存货从阳具上射了一部分出去。

  变动发生了,当自己喷射的东西与女人喷射的东西混来一起时,产生了一次很小的极为特别的能量爆发。这次爆发将这个女人又送上了快感的最高峰,自己也感到极为快乐,自己的灵能从来没有这样过,不由地全部灵能裹住这个女人,狠狠与女人的弱小的灵能磨擦着,拼命吸呐那个能量,好象是自己灵能的食物一样。太有意思了,终于达赖又发现了一片未研究的新天地,经过多次实验,这个女人好象不行了,灵魂能越来越弱,爆发的能量也越来越小,怎么回事?可不能把她干死了,自己的新研究才刚刚开始,达赖将她的灵魂能裹住,将外部的天地能量注入这个虚弱的灵魂,这个灵魂也象饿了很久一样,吞噬天地灵气,相信等她醒来,功力会大有长进。

  刚刚传输完灵气给这个女子,这时自己背后又贴上了一个软绵绵的胴体,自己的一个穴道挨了狠狠的一指,可惜自己修炼的身体早已是金刚不坏之身了,对自己根本没有作用。达赖轻轻一伸手,便将那个攻击自己的小女人拎了过来,这个小女人长得真是好看,柔柔弱弱的,胸前一对匀称结实的小乳,猩红两点,极为诱人。怜怜拼命挣扎,拳打脚踢,但这个野人就好象铁铸的一样,连抓痒的效果都没有。野人将自己向那个巨大凶器放了上去,天啊,自己要死了,要被它劈成两半了。自己虽然刚才旁观时,未经人开采的小穴也流了些津液,但这么大的阳具,死定了。谁知道这个野人竟然将龟头放在自己小穴洞口磨擦起来,「啊,,,啊,,」不由得自己发出了呻吟,真的好舒服,难怪刚才云嫂叫得天翻地覆。还没有进去,自己已经浑身无力了。怜怜早忘了刚才自己还恨不得想将这个玷污云嫂清白的野人千刀万剐,现在却成了待宰的羔羊。

  达赖在云英身上得到了足够多的经验,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吧,况且有最高深的交欢理论。若干世来只看过别人办事,自己却从来没干过,竟不知道干这事这么快乐到顶点,原来它的作用还不止是繁殖后代。真是实践出真知啊!没干过的事真是不能瞎说。达赖将大鸡巴在怜怜洞口磨擦到足够多的水后,便开始插入,怀中的小家伙美目朦胧,手抱住自己的脖子,嘴里不断地说:「啊,,,啊,,,,轻一点,,,轻一点,,,痛」,达赖心中不由得生出怜惜之情,运功将阳具缩小为三分之一,轻轻插破了小妮子的那层保护膜。怜怜啊了一声,疼痛便被快感淹没了。

  达赖发现了一个诀窍,欢喜功法可以让一个女人在肉体和心理上向施法者投降,因为抵抗不了快感。但自己的灵能却可以让一个人的灵魂向自己投降,这可是另一个大发现,当两个人的灵能相遇产生交锋时,胜者便是主人,便可以鱼肉,奴役失败者的灵魂。真是可怕,自己修炼灵能,却从来没有发现这个用处。以往自己的手下,师兄弟对自己忠心耿耿,无论如何转世,都忠心不改,千辛万苦地找到自己的转世者,奉为活佛,自己还以为是自己人格,佛法,功法的修炼,让他们心服口服,实际上是自己的灵魂能早就将他们摄得服服贴贴的。

  在达赖胡思乱想的同时,他的缩小的阳具已经有一半插入了怜怜的小穴,紧紧的小穴箍住了阴茎,到底了,龟头顶到了子宫颈,达赖不想一下就给最大的刺激,好东西要慢慢吃嘛。达赖把怜怜雪白的身体压在下面,鸡巴不住地进出,享受小穴给出的快感,同时,自己的灵能无孔不入地刺激怜怜的灵魂能,使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浑身发红,欲火焚身,达赖用大手不断刺激立起的小乳头,怜怜发出一声呻吟,浑身紧张,白嫩的雪臀拼命向上抬,小穴使劲吞吐在渐渐变大的阳具,「又变大了,好舒服啊,,,感觉好奇怪,,,要尿了!,,」,怜怜高潮了,喷出了自己第一次阴精,达赖的阳具这次也同时喷射出精液,同时灵能也将二者相遇而产生的奇异能量全部吸收,并将怜怜的灵魂能磨擦得服服贴贴,并输给她一些天地能量,补充消耗。

  一次可不够,达赖将阳具再放大一点,开始在又紧又热的小肉穴里抽插越来。

  怜怜虽然在高潮的昏迷中,但也将小翘臀向上猛顶,以追求更多的快感。达赖用手爱抚着怜怜的全身,从迷人的乳头,到结实圆翘的小白屁股,修长白嫩的玉腿。

  在怜怜又高潮了两次后,达赖开始将阳具还原,大力抽插,怜怜已经陷入昏迷中了。「你想弄死她啊??我来!」,云英醒来,休息了一小会,看到怜怜被野人奸得又象自己一样没了气息,只好双手伏地,爬了过来,摇动自己的肥臀,诱惑野人。

  达赖欲罢不能,也知道怜怜快不行了。便将自己的大鸡巴抽了出来,「卟」的一声,从怜怜红红的小洞里喷出好几股阴精。看得云英眼都直了,怜怜一向小巧,居然吃下了这么大根鸡巴,小穴还只是红肿,这个野人还知道怜香惜玉,没把怜怜的小穴搞坏。自己浑身无力,又如何去满足这个大鸡巴?野人的鸡巴举得高高的,碗大的鸡巴头油得发亮,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吃得消。

  达赖看着云英扭动的又肥又大的白屁股,欲火更盛了。举着胀大的鸡巴来到云英的屁股后面,将整根鸡巴塞了进去,云英一边吸气,一边使劲用自己的小穴夹这个前所未见的大鸡巴。达赖使劲操着前面的肥嫩的白屁股,大手绕过去,抓住两个不断晃动的白嫩的大奶头,手指揉着发胀的乳头。云英发出浪叫:「爽死了,,大鸡巴,,,哥哥,,,我永远爱你,,,插到底了,,,又插到子宫里面了!,,轻一点,,,它又变大了,,,又顶到头了,,,我不行了!,,我把命给你了!!」,肥白的臀部剧烈的扭动,使劲地向后顶,达赖也不想再憋着了,在云英喷出阴精的同时,也将剩下的精液射了出去,将云英送上了天堂。只是灵能的收获并不是很多。

  风雨停后,云英与怜怜用爱恨交加的眼神看着这个把自己带上从所未有的幸福高峰的野人。云英阅历较多,知道恐怕以后自己再也离不开这根大阳具了,而且自己好象也深深地爱上了这个连真正脸都看不到的野人。这是怎么回事?才一面,或者才做了几次爱,就会堕入爱河。看怜怜的眼神,恐怕更惨。「以后,怎么办?怜怜。」怜怜脸上起了红晕,看了一眼正舒服地躺着的野人,「嫁狗随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