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飞天帮淫事
飞天帮淫事

飞天帮淫事


  飞天帮总堂,镜湖之畔:天啸小阁。
  龙夫人冷然问:「齐天啸,你让我住进你寝宫是什么意思?想强奸我?」
  齐天啸轻声道:「女儿在楼上,你能不能文明点,不要说这种『儿童不宜』
的话。」
  龙夫人瞪着他,目光中充满了幽怨,良久她道:「我要沐浴。」
  齐天啸搔了搔头发,有些为难地说:「我这里可没有训练过侍浴的仆人。」
  龙夫人不屑地道:「还是什么『中国未来领袖』大计划呢……就你们这种水
平,再怎么捣腾都培养不出来一位真正的皇帝。」
  齐天啸轻笑道:「我们培养皇帝做什么?你那位天皇大哥,我看他也不是有
多大能耐,日本政府隔三岔五地换了多少荏首相了,让人记都记不住。」
  龙夫人瞪眼:「放肆,不许评论我皇兄。」
  齐天啸偷笑:「我说公主殿下,这可不是在你大日本帝国,你踩着的土地,
名字可是叫做『中国台湾』,在这里,中国人爱用什么样的字眼来叙述你那位天
皇大哥都可以,谁也无权过问,明白吗?」
  龙夫人没有说话,只是恨恨地瞪着他,再一次重复:「我要沐浴。」
  齐天啸叹了口气,道:「将就点,不嫌我手粗就由我来搓背好了,OK?」
  龙夫人讶然道:「我从来不用男仆侍浴的……」
  齐天啸捉住她的手腕,咬牙道:「你说什么?男仆?弄清楚我们的女儿都已
经九岁了,我是你名正主顺的『男人』,入乡随俗,你就别摆天皇家族的臭架子
了,以我堂堂『飞天帮』帮主来给你搓背,你应该感动得痛哭流涕才对,还嫌弃
我?!找死呀?」拽着龙夫人便向浴室走去。
  「你会强奸我吗?」龙夫人站在浴池边,如同在问「水烫不烫」一样平常的
问题。
  齐天啸一边替她脱和服一边忍不住问:「公主殿下,你确定你不是在引诱我
来『强奸』你?」
  龙夫人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我们最后一次,已是在十年前了。」
  齐天啸将她搂在了怀里,问:「这十年来,你一直一个人吗?」
  龙夫人明白他话中的真正含义,长叹一声,回答:「有时我真的想找几个男
人来羞辱你,可是我做不到,这十年来,除了全力发展『龙组』和你作对之外,
我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教育女儿。小龙女好乖的,她是我的命根子,皇宫的上上下
下,都很喜欢她。」
  齐天啸轻轻除下她身上最后一层衣服,乜着眼前这具雪白迷人的娇柔身体,
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龙夫人已习惯性地抬起了一支玉臂,齐天啸一愣,连
忙扶住她抬起的手臂,小心翼翼地陪她走下浴池的台阶,浸入雾气腾腾的热水当
中。
  龙夫人略为皱起了秀眉,道:「水太热。」转过头来,惊讶地瞪着身边的齐
天啸,愕然问:「你下来干什么?……你衣服都没有脱怎么就下水来了……」
  齐天啸苦笑:「你公主的架子是摆习惯了,我不跟着你下来,怕你会摔死在
浴池里。」
  龙夫人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么多年了,你爱损人的毛病还是没有变。」
伸出双手,竟帮着他脱起衣服来。
  齐天啸吃了一惊,愕然问:「你居然会服侍人了?」
  龙夫人轻柔一笑,说:「我们的女儿,很缠人的。我一向不放心让仆人们照
顾她,从小到大,都是我亲自照顾她的。」
  齐天啸怔了一会儿,才轻声地说:「这十年来,辛苦你了。」
  龙夫人凄然一笑,说:「这辈子我做的最错一件事,就是爱上你,妄想用爱
情将你留在日本,甚至不等到结婚就和你……好了……当你最终在我与帮会之间
做出了选择后,我输得差点想要死去,却发现,自己有了你的孩子………这十年
来,如果不是有小龙女陪在我身边,我真不知道怎么能够捱下来。」
  齐天啸有些感动地低头拥紧她,说:「对不起,当年我确实无法在你与帮会
之间两全。你知道的,我被政府训练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接任『飞天帮』的帮
主。」
  龙夫人道:「我当时已求皇兄向你们政府求情,让你可以退出『中国未来领
袖』大计划,由我们日本做出相应的补偿,你们政府已经同意了……」
  齐天啸道:「但是加入这个大计划,是我一生的理想与愿望,这一点,你从
认识我第一天开始就知道了。」
  龙夫人将头伏在他颈边,道:「所以我恨你,更恨你们这个大计划。我创建
『龙组』,向你们『飞天帮』宣战,就是要千方百计地搅乱你们的计划。」
  齐天啸皱起了眉头,问:「你真的要在一个月后和我决斗?」
  龙夫人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他:「不然你以为我从日本来到台湾,真的只
是想让你强奸我?」
  齐天啸道:「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你也不该拿女儿做赌注呀!」
  龙夫人道:「不用女儿做赌注,你根本就得不到小龙女的监护权,天皇家族
是不会轻易将小龙女让给你抚养的,你明白吗?」
  齐天啸紧拥她,问:「将女儿给了我,你又怎么办?」
  龙夫人平静地说:「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齐天啸浑身一震,惊呼:「你说什么?」
  龙夫人道:「这十年来我为了超过你,打败你,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刺激自己
的身体潜能……结果由于自身的素质限制再加上急于求成,使得身体机能超前透
支,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我只有一个月的生命了……这已经是目前我的
功力所能维持的最后极限。所以我才带着小龙女踏上了这片我曾发誓终身不踩一
步的土地,将我的女儿亲手交给她的父亲……也所以,我们才会脱光了衣服在这
浴池里拥抱……以我的性格,被你抛弃后你还能亲近我,难道你就不奇怪吗?」
  齐天啸紧紧地抱着她娇柔的身子,沙哑着声音低叫:「龙龙,这不是真的,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龙夫人眼中缓缓地流下了泪水,轻声说:「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但如果这
不是真的,我怎么可能现在在台湾呢?怎么可能现在赤身裸体和你抱在一起呢?
你武功那么高强,何不用内力感觉一下我身体里正在逐渐涣散的元气,证实这是
不是真的呢。」
  齐天啸搂紧她纤腰的手已印进一股热流到龙夫人体内,一瞬之间,他已明白
了这种人类体能尽耗的空虚是任何人都无力回天的事实,不由怔在了那里,一动
不动,眼中缓缓
  「老天!你哭了……」龙夫人惊呼,不相信地用手指沾他的眼泪。
  齐天啸用力抱住她,痛苦地低声说:「龙龙,对不起……」
  龙夫人凄然笑道:「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留住我的生命,你认为我皇兄
会吝啬吗?他可是日本的天皇,我的亲哥哥啊……我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想
在这生命的最后一个月里,和你,和女儿在一起,其他的,我没有任何愿望,别
无所求了……」她拥紧齐天啸的颈,轻声说:「让我做一个月你的妻子好吗?这
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啊……」
  齐天啸流着泪连连点头,哽咽着说:「好,明天我们就结婚!」
  「不。」龙夫人摇着头说:「我不要结婚,皇族的婚礼太耽搁时间了,我浪
费不起的……我只是要做你的妻子,只要你承认就足够了,我不需要法律上的认
可,也不要世俗的程序,守着你,守着女儿过完这最后一个月,我已经心满意足
了。天啸,答应我,好吗?」
  齐天啸连连点头,不停地说:「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高兴…」
  龙夫人抚着他痛苦的脸,柔声说:「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男人。十年前我就
已经知道了。」缓缓地,她递上了自己绝美的红唇。齐天啸流着泪用力吻着她,
似乎想将自己所有的愧疚与怜爱都溶进这个深深的吻里面。
  龙夫人抚着他修长的身体,喃喃地低语:「要我吧……要我吧,天啸,让我
真正地做你的妻子吧……」
  齐天啸哀伤欲绝,龙夫人玉手轻伸,已然探到了他双腿之间,五指舒展满把
握实了他男性的器官。
  她轻呼:「天啸,十年了,它们有想过我吗?」
  齐天啸低语:「迄今为止,你是唯一。」
  龙夫人高兴地笑了起来,娇羞地道:「给我沐洗吧……一会儿,我要干干净
净地给你。」
  齐天啸轻轻为她搓揉雪白的肌肤,一时间思絮万千,良久方问:「我们的女
儿知道这件事情吗?」
  龙夫人柔声说:「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作为天皇家族中一员的我,没有什么
别的长处,但至少却从来不会撒谎。我们的女儿,知道我只有一个月时间了,她
好乖的,知道我和你需要单独相处的时间,便自己睡了……以往,都是要我哄她
的……天啸,你一定要好好调教我们的女儿,不要让我在九泉之下,也不放心,
你听见了吗?」
  「不许你这样说!」齐天啸痛苦地低吼。
  「傻瓜。」龙夫人轻轻拍拍齐天啸的背,说:「不是还有一个月时间吗?你
应该让我在这最后的一段生命里快乐才对啊。你是齐天啸啊,台湾飞天帮的现任
帮主,『中国未来领袖大计划』的执行人之一,你不应该像一个世俗的小男人那
样在我最后的一个月时间里终日愁眉苦脸的送走我,如果是那样,你就不会在十
年前抛弃我可以带给你的一切荣华富贵而毅然回到台湾……你是一个不平凡的男
人啊,我要求你,无论是强颜欢笑还是虚伪假装,都不要让我死之前再看到你伤
心的样子。你的忧伤,应该在我离开人世间以后才表现出来的,不是现在………
否则,我也用不着带着女儿到台湾来找你了,为我忧伤的人不计其数,我并不希
罕,但能令我高兴的,只有你和女儿啊……天啸,爱我吧,好好地爱我,让我在
这最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感觉到你用所有热情与爱在弥补你这十年来对我亏欠,
让我满意地离开,好吗?」
  齐天啸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低声问道:「能允许我使用『天体转大挪移』
吗?」
  龙夫人笑了,轻抚他的脸,问:「你武功已经高深到了可以运用『天体转大
挪移』神功来封闭你不想留下的记忆了吗?」
  齐天啸点点头,说:「如果我不能暂时将你即将离开人世的事实忘记,我无
法让你得到真正的快乐。」
  龙夫人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道:「好吧。但我要你用这十年来我们一直幸
福地生活在一起,台湾政府最后终于允许了你作为『飞天帮』帮主娶一个日本公
主做妻子的请求,因为我为你放弃了皇族成员的身份……半个月前我刚带着女儿
去了美国,今天才回来……你非常地想念我们……我要你用这段虚假的记忆来替
代你脑海中被暂时封闭的事实,好吗?」
  齐天啸紧拥着她,喃喃地说:「好,好。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眼中的泪水忍不住又流了出来。

  天啸小阁,主人卧室。
  齐天啸满脸的笑:「我说老婆,去了美国半个月,有没有想我?」
  龙夫人轻轻拍开他乱动的手,娇嗔道:「想你干什么?放了你半个月的假,
你在台湾还没有风流快活够吗?讨厌,手拿开……」
  齐天啸已将手又伸进了她睡袍里面,捏着她胸前一只丰满柔软的乳房微微用
力,龙夫人轻轻地呻吟了一声,背靠进他怀里,柔声问:「想我吗?」
  齐天啸猛点头:「想,我全家大小都想你想得要死!」
  龙夫人奇怪地问:「你明明只有一个人,哪里来的全家大小了?」
  齐天啸从背后紧拥她柔美的身子,胯部硬挺着陷进了龙夫人饱满圆臀之间,
连着睡袍都顶进去了一大块。
  「你瞧,我的『兄弟』是多么地想念你,不是全家大小是什么?」齐天啸吻
着她雪白的颈项笑谑。
  龙夫人感觉到他鼻歙之间喷出来的阵阵热气使得自己颈间浅痒,而那根隔着
睡袍抵在自己臀缝里的坚硬,更是火烫得使自己浑身酥软,她不由倒进了齐天啸
的怀里,呢喃道:「坏蛋!」
  齐天啸一把抱起她,平放在宽大的床上,急不可捺地已伸手拉开了龙夫人睡
袍的束带,分开袍襟,将龙夫人赤裸的身体裎露在自己胸前,盯着那具雪白如玉
的丰盈玉体,齐天啸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大口唾沫,说:「老婆,结婚都十年了,
为什么你的身体对我还是如此诱惑,感觉上好像新鲜得很似的……」
  龙夫人有些娇羞地笑了:「你这只喂不饱的大色狼,难道每次上床前就不能
有点新鲜的赞美之词讨好我吗?十年了,就会这两句……」
  「肺腑之言嘛。」齐天啸笑,伸手抓住那一对松软浑圆的丰乳,像在挤牛奶
一样使劲揉按着,使得那对娇柔在肆虐中被挤压得变了形。
  「哎哟……」龙夫人微微皱起了眉头,低声说道:「别这么用力啊……黑心
鬼……」
  齐天啸手贴着她微凸的小腹下滑,摸到了那一片柔黑的阴毛上,轻轻搔动着
向女人阴部下的深深暗影中寻去。
  「记不记得,十年前在京都,你来『强奸』我的那天晚上?」齐天啸低声问
道,手指在龙夫人下体阴缝中轻抚,拨开她两瓣薄薄的阴唇开始用指头在她阴道
口浅插。
  龙夫人微分雪白的大腿,圆臀不落痕迹地轻抬迎合,娇羞笑道:「当时……
你晚课之后正在沐浴,对吗?我调开了所有的皇宫侍卫,使得浴室之中只有你一
个人……」
  齐天啸将手指全部插进了她阴道内搅动着,激出一股股清凉的液体来。龙夫
人腰肢轻扭,转动着丰腴的下体配合他手指的顶动,一对丰软的乳房在灯光下荡
人心魄地微颤着,两粒紫红色的乳头,已因情欲催动而硬挺凸起。
  齐天啸喘着粗气,已脱下了自己的睡衣,露出坚硬火涨的阴茎,趴在了龙夫
人大分的双腿之间,捏着自己的阴茎,已将龟头塞进了龙夫人雪白大腿间那条暗
红色的阴缝中,在她湿润的阴道口沾蘸起了淫液来。他不停地将龟头塞进去又扯
出来,扯出来又塞进去,一来一去之间,龙夫人那女性的源泉已彻底被打开。
  龙夫人轻轻呻吟着,不由自主地最大幅度地分张着双腿,一只手从圆臀下伸
过去一把捏住了男人的阴茎,牵引着向自己的阴道口斗去,急切地用窄圆的阴道
口贪婪地吞没着那一根粗壮的男性器官,左右摆动着丰臀柔腰,使得阴茎一分一
分深入到彻底……
  齐天啸用力抓住龙夫人那对丰润的圆乳,猛地挺动下身,已将整根阴茎完全
插入了龙夫人大分双腿间窄腻阴道的深处,齐根而没。
  齐天啸只觉得她紧小的阴道壁肌肉将自己粗硬的阴茎裹得密密实实,那种丰
腴的饱满夹合是如此的美妙绝伦,简直令人销魂蚀骨,他不由得开始耸动着阴茎
在龙夫人密紧的阴道中穿行着,手中捏抓着她胸前那对腻软的丰乳,笑着问道:
「老婆,为什么你的『东西』还是将我箍得这么紧,莫非这么多年我的『功课』
竟然白做了?还是你是个天生的宝贝,洞洞搞大了自己又可以长拢?别忘了你可
是个九岁女孩的母亲了……」
  龙夫人听到他如此粗俗不堪的话语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低声啐道:「说得真
难听啊你。」
  齐天啸笑道:「闺房之乐,无出画眉。有什么难听难看的……真是保守得很
的日本女人啊。」
  龙夫人不服气地道:「谁说日本女人保守来着?」
  齐天啸笑道:「还不保守,连我问个很正常的问题你都不敢正面回答?」
  龙夫人忍受着下体阴道内的阵阵裂痛,轻摆着雪白的臀部迎合男人快猛地抽
插,唇边浮起一个浅浅的微笑:「我懂得『收阴』啊,你不满意吗?老公。」她
亲热地呼唤他。
  齐天啸哈哈大笑:「为什么不满意……收阴如处女,夜夜做新郎……这样的
人间极乐,到哪里去找呢?」
  狂猛地抽送他还觉得不太满意,坐在了床上,抱住龙夫人的臀胯向自己的怀
里拉送,用她的阴道来倒插自己的阴茎。
  龙夫人有些羞涩地睨着这个恣意寻欢的男人,被强行抬高的下体不由自主地
吞吐着齐天啸那根高挑的阴茎,由于下体被抬高而上半身依然平躺在床上,男人
阴茎插进自己阴道里的角度就更为刁钻古怪,充满了新鲜刺激,龙夫人忍不住吟
叫起来。
  齐天啸一边抬动她极富弹性的圆臀来倒插自己的阴茎,一边揉搓着她胸前一
只软腻的乳房,口中道:「老婆,我记得十年前在浴室里面,你勾引我给你破处
时,痛得死去活来惨不忍睹,但第二天晚上你又不怕死地摸上了我的床……直到
我回台湾之前,你几乎是夜夜不落空,不管我白天训练多么累,你晚上都要来强
行蹂躏我,对吧?你当时的脸皮可是真厚。」
  龙夫人星眸半合,看着这个正在她身上如痴如醉地寻欢作乐的男人,有些羞
涩地说道:「你才脸皮厚,一次不够还再二再三的……你不要忘了,强奸皇室公
主,那可是杀头的死罪……」
  齐天啸扬眉笑道:「我一直想知道,被皇室公主强奸,那又是什么罪呢?不
是我及早回台湾,我很怀疑继续留在日本皇宫交流学习,总有一天会被你『奸』
得『精尽人亡』,才会饶我下『马』休息,是吗?老婆。」
  龙夫人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脸,有些担心地问:「天啸,你还记得你当时为什
么那么着急地离开日本吗?」
  齐天啸哈哈大笑:「回台湾来筹备婚礼好迎娶你啊,难道你会认为大日本帝
国的天皇会任由人睡了他的妹妹而无动于衷吗?我的公主殿下。」
  龙夫人美丽的脸上升起一片红晕,轻啐:「好难听。」
  齐天啸脸上浮起一抹难得一见的温柔,他低声说:「你知道吗,老婆……只
有在你一个人面前,我才可以彻底放松自己,松弛作为『飞天帮』帮主日日夜夜
绷得紧紧的神经……如果没有你陪我这十年,我真不知道会不会发疯发狂……」
  龙夫人低语:「你不会的。」
  齐天啸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不由追问道:「你在说什么?龙龙。」
  龙夫人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忧伤,低声回答:「没什么。」
  为了掩饰她心情的失落,她卖力地鼓动起腰肢,将齐天啸的注意力吸引到正
在进行的性爱上面来。
  齐天啸舒服地哼叫着,将龙夫人的身体放平,猛烈地抽送着在她下体紧凑泫
腻阴道里穿行的阴茎,一只手捉狎地轻扯着她胯间那片细柔的阴毛,捻动之间,
忍不住拔下几根玩耍起来。
  他这粗野的动作引得一声娇呼:「哎哟~~你干什么呀,坏蛋!」龙夫人将
手按在阴部的痛处上,微皱起眉头说:「你怎么好像有点变态似的……」
  齐天啸丢掉阴毛,用力抓住她软腻的乳房,恶狠狠地说:「下次你要再把我
一个人扔在台湾十五天不闻不问,我就不止是变态那么简单了,我会『奸尸』的
哦!掐死你这负心薄情的老婆然后再奸你的尸,奸到我老死!」
  龙夫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问道:「这是你的心里话吗?你真的有那么在乎
我?」
  齐天啸埋下头来深情地吻住她,低声说:「龙龙,我爱你啊。」
  龙夫人浑身一震,眼中已有泪光浮动,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猛地翻身将
齐天啸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激动地投下了一连串热吻:「天啸,我也爱你啊,好
爱好爱你的……」
  齐天啸伸手托住她胸前那对下垂的丰乳,干涩着声音道:「那就赶快喂进你
那里面去啊……老婆,会憋死人的!」
  龙夫人故意用柔嫩的圆臀去蹭那根跳跃不已的火烫坚硬,昵声道:「会憋死
人吗?我怎么不知道啊………天啸你倒是憋死一次让我看看好吗?让人家开开眼
嘛……」
  齐天啸差点被气死过去,他咬牙切齿地低吼:「女人,这种时候整你的老公
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老大!」
  龙夫人笑嘻嘻地说:「我不觉得啊。」娇美的脸上爱怜横溢,伸手轻轻地抚
摸男人涨得通红的脸,逗着他说:「天啸,真的那么想要我吗?」
  齐天啸面目狰狞地道:「女人,我发誓你再不将我弄进去,我就要运功了,
让我的『兄弟』硬足二十四个小时不低头,把你搞肿搞烂搞流血,片刻不停!」
  龙夫人吓了一大跳,连忙抬起丰满的圆臀,口中连道:「好了,好了,我不
逗你了。千万别用武功来做爱,会做死人的……」捏着齐天啸高涨的阴茎,将龟
头对上了自己泫沾浊腻的阴道口轻轻地塞了进去。
  齐天啸早已按捺不住猛地向上一顶,已将自己那根憋得紫胀的阳物凶猛无比
地捅了进去,一插到底,直没齐根。
  龙夫人轻哼一声,不由得皱起了秀眉,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小腹下端,低声埋
怨道:「死人,这么黑良心干什么……想搞死我啊………顶得人家里面又痛又麻
的……讨厌死了……」
  齐天啸苦着脸说:「老婆,别逗我了……我想杀人了……快动吧,你不是最
喜欢这招拿我当马骑的『倒浇蜡烛』么,快点插吧,求你了……」
  龙夫人不由啐骂道:「没出息的男人,为了这档子事情瞧你这副德性。」嘴
里责骂着,可柔美的腰肢却扭动起来,磨动着丰润的圆臀旋转着下体阴道,紧夹
密裹着这个已经被她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男人的阴茎蠕动行动起来。
  齐天啸舒服地叫唤着,双手抓捏着龙夫人胸前那对晃甩的乳房,用力向下扯
拉肆虐。屁股更是不停地拱动着阴茎在龙夫人旋来挤去的阴道中猛顶狠耸,以期
能够插得更深。
  龙夫人双手撑在男人的胸口,全力地磨动着圆臀在他胯间旋转,阵阵快感袭
来,她美丽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了一片酡红,咽喉间低低哼叫着,大眼睛中亮晶晶
的尽是水波荡漾,春色四溢。
  「龙龙,我好舒服……」齐天啸迷醉地「汇报」着战况。
  龙夫人有些娇羞地一笑,更加卖力地用腻泽的阴道去挤旋他的大阴茎,一只
柔软的玉手,更伸到了自己圆臀后下落,五指轻舒,已满把握住了男人的两颗睾
丸,轻轻揉捏起来。
  齐天啸顿时如遭电殛,只觉得一种无以伦比的快感从被捏揉的睾丸中激出,
瞬间袭遍了全身上下,这种新奇的感受是如此的舒适,他不由自主地高叫:「天
啦……爽死我了……老婆,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一手……」
  龙夫人看着他激动得红涨的面孔,有些羞涩地道:「偷偷看的……皇宫《临
幸宝典》,上面专门记录了历代皇妃宫娥们用来讨好皇帝的房事技巧……别的我
都没有记住,只记住了男人……这个地方是很敏感的……」
  齐天啸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连连点头,说:「敏感……简直敏感得要死!
太舒服了,我的老婆……」
  他激动地翻起身来,将龙夫人压在身下,根本不用瞄准便对直滑入了龙夫人
腻泫的阴道中,快速狂猛地抽耸起来。
  龙夫人大张着双腿迎合他剧烈地抽插,一只玉手从高抬的圆臀下伸过去,仍
是捏住了齐天啸的两颗睾丸,轻揉轻放,一紧一松之间带给了齐天啸无穷无尽的
乐趣。
  齐天啸用力抓住龙夫人胸前抖动不已的两只软腻丰乳,使劲地搓拉揉扯,俯
下头去叼住了那雪白乳峰上胀大的紫红色乳头,牙齿轻咬那红硬的尖凸,舌头更
是反复扫舔着那一圈儿荡人心魄的暗红色乳晕,大口大口地吮吸起来。
  龙夫人受到这剧烈的挑逗,不由得轻轻呻吟着,阴部更加用力地拱顶着迎合
男人的奸淫,为了使他插得更深,她甚至将双腿弯曲收缩,膝盖都已接近了她圆
润的肩头。但手中却一刻不停地揉玩着齐天啸两颗动荡的睾丸,刺激它们将快乐
源源不断地传向爱人的全身上下。
  随着齐天啸在她翻挺的阴部中愈来愈猛地狂插深耸,一次比一次狂野的力度
使得龙夫人的阴道深处突然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这种感受是如此的强烈,
使得龙夫人不由睁大了水汪汪的双眸,不可压抑地惊呼出声:「好舒服啊……」
  她剧烈地摆动着翻得老高的臀部,让齐天啸的阴茎深猛插入时从各个不同的
角度刺激她痉挛抽搐的阴道深处,以使自己快乐的高潮更加地淋漓尽致……
  齐天啸看见沉醉在性爱巅峰里面的龙夫人满脸春情,更显得美貌绝伦,不由
得也激动起来,他狠狠抓着龙夫人松软的丰乳向下拉扯,为自己更加迅猛的抽插
加力。
  无比狂猛地怒耸之中,齐天啸觉得那种期盼已久的快感在刹那间袭遍了全身
上下,在龙夫人紧腻的阴道壁夹合痉挛剧烈摩擦的阴茎,已然喷出了一股浓浓的
灼烫雄精,射向了龙夫人阴道中泫沥的深处。
  这滚烫的生命之源,灼得龙夫人高声呻吟,抱住齐天啸的身体在床上翻腾扑
转,床单之上,业已一片秽湿……

【完】